陆穆现。

一个瞎写的lo主,不定期更新,混坑,大宝贝清明江澄薛洋赛科尔loki,沉迷淮上所有小说在慢慢补。懒癌晚期。

我服了,点梗总行了吧

有没有优质宋薛粮啊,不要ooc到我想呕吐的h,两个人甜甜的谈恋爱最好x
马上高三了,国庆和过年能诈尸一次,宋薛和维赛想看什么梗这条下留评,我回来抽着写,没有评就算了我也正好给自个儿懒找理由,高考后就常驻这两个tag了。

深夜BB

谈恋爱我一直认为是甜甜的事,不排除刀子,刀子之后如果是he,那是经历了人生历程的两个人,在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发觉了互相的光芒。
就好像磁极间互相吸引,有趣的灵魂上帝会给他们创造故事,无论结果,他们都在彼此的人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是个粗俗的人,我喜欢肉,也经常自己脑补开车车,将近一年前开过一次车车。但这不代表我乐意看我喜欢的cp无脑高h,我以为我写的不算还原,甚至是ooc,但我请问,打着“肉文需要什么逻辑”“看着爽就好”为了肉而肉,看似玩笑其实极不负责,有些太太是自谦,有些我是真的不敢恭维。
您把名字换了谁都看不出来是那两个人,和网上随便一篇高h黄暴文有什么区别?
可笑的是最近这种现象泛滥成灾,一些精心的日常,从些许小动作之间反映两人因相处了解的默契,这些需要剧情废脑子的东西,热度比随便一篇r18低可能整整三倍。
这很恐怖。
真的很恐怖,现在的大众是怎么了?难道都是泰迪成精?你想看的是肉还是那两个人的羁绊,我希望所有人都好好考虑清楚。
我放在心尖的宝贝是多么骄傲的人,又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把他偏弱化我觉得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看到某些文把他描绘成一个求c a o的我真的气血上头。
求你们放过他。
不点名,自行对号入座。

我以后也不怎么会写车,车我自认为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就是活塞运动,写来写去都是那几样,我想写出的是木心说的那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那种慢。

【宋薛】此心安处。

*现代pa,照例空间那几篇一样的设定,老夫老夫bu

*感觉我从开始写宋薛一直是自个儿的设定←给ooc找理由

*像养了两个亲儿子一样bu
*宋薛,宋薛,宋薛。
*ooc战士,二设魔王,想看他们一起过个七夕鸭。什么?七夕过了?那是因为我咕咕咕咕咕咕了(ni)

*标题和正文其实没啥关系bu

 

 

 

节日从来不是重点,重要的从来都是在你身旁的人。

 

 

无半点闲愁去处,问三生醉梦何如。

 

 

(1)

薛洋从来都不是会记得节日的人。用他自身的话来说便是“没有假期的节日我过它干嘛?本来就累的要死了还得准备东西,放过我成不成。”

 

 

巧得很,宋岚一向看重所有传统节日。

 

 

有时候薛洋总会想,他和宋岚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偏巧前世还是个见了面就恨不得拔剑捅对方几个血窟窿,今生到底是怎么着在一起的。

 

 

就像现在。薛洋慢悠悠从被窝里冒出个头,努力伸手够着空调遥控器,眯缝着眼瞅见遥控器上预设的27°,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直接把温度按低到18°——我说怎么这么热。薛洋重新把自个儿裹进被子里,在心里把宋岚骂了800遍。

 

 

是了,薛洋特别喜欢开着空调裹着被子睡觉。

 

 

“你就不能少盖点被子把空调温度调高点?”——并且显然薛洋这点给宋岚唠叨了八百遍。

 

 

(2)

薛洋有起床气,特别严重的那种。来自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魏先生透露“明明是这鬼娃子让我喊他起床!!要不是我反应够快就给他搞死了!!他直接瞄你太阳穴啊!!!会死的!!”

 

 

宋岚每天早上去叫薛洋都整得跟打仗一样,长久以来已经让他训练出了肌肉反应,薛洋一抬手他就知道这次扔得是杯子还是闹钟,瞄得是脑壳还是胸口。

 

 

今儿个也一样。

 

 

宋岚熟练得判断出薛洋这次要拿得是空调遥控器,在他进行投掷运动的前一秒准确无误地向左移了一步,下一秒遥控器就啪地一声摔在了地板上。摔得叫一个惨啊,就差四分五裂了。

 

 

宋岚斜瞥了眼遥控器未凉的尸骨,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得去买遥控器。千算万算,收走了床边的水杯闹钟,甚至连手机都拿开。唯独没算到薛洋会爬起来拿遥控器开空调。

 

 

为遥控器默哀三秒钟。

 

 

(3)

薛洋还是给宋岚拉了出来。

 

 

天知道他多想念先前不正常的生物钟,埋头玩一天或者睡一天多痛快。作为家里蹲,薛洋痛恨一切不必要的出门,比在节假日要求他8点起床还痛恨。

 

 

偏偏宋岚是在休息日7:50喊他起床,并且拉他出门。

 

 

......想到这薛洋都佩服自个儿的脾气,怎么克制住没掐死宋岚的?

 

 

他伸了个懒腰,似乎是睡眠不足脚步有点发虚地跟在宋岚身后。薛洋半眯着眼睛,等他快阖上眼皮的时候却莫名地一惊。

 

 

薛洋揉了揉眼睛,刚想喊宋岚才发现人流已经把他们冲散。

 

 

完了。

 

 

薛洋想。

 

 

这下真给落下了。

 

 

(4)

薛洋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这么慌。

 

 

这感觉糟透了,他回想起了上辈子宋岚抱剑站在枯死树下,双眸寒彻看着被断一臂的他。

 

 

滴答————

 

 

乌云翻涌。

 

 

薛洋呆呆地立在街道中央,身旁人潮涌动,任由雨水坠打在身上。

 

 

有点冷。

 

 

他想。

 

 

(5)

薛洋不清楚他像个傻子一样站了多久,回过神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宋岚臭着一张脸,眼神及其不善。

 

 

宋岚给气的要死。本来看人太多往后一拉以为自个儿拉着薛洋了,走了几分钟纳闷这小混蛋怎么今天这么安静,等看这天要下雨准备把雨具拿出来,回头一看。

 

 

哦豁,拉错人了。

 

 

宋岚尴尬地咳了声,像那姑娘说了声抱歉,撑着伞回过去找这小混蛋就看着他处着淋雨。

 

......真以为他自个儿身体多强壮啊?

 

 

宋岚训斥的话还没出口,薛洋就感觉自个儿眼睛有些涩得慌。这太他妈丢人了。薛洋咬了咬下嘴唇,声线带着些许轻颤,天知道他现在多慌,比他和宋岚第一次在办公室外的走廊拥吻还慌。

 

 

“宋岚....?”

 

 

(6)

最后宋岚还是没舍得训薛洋。

 

 

你爱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身子还湿着,瞅着你连声线都委屈得要命怎么还可能训得下去。

 

 

宋岚沉默了片刻,最后他轻轻拥住了薛洋。

 

 

“别怕。”

 

 

宋岚拍了拍薛洋的背,似是安抚没有安全感的小猫。

 

 

 

(7)

最后他们什么都没买成。

 

 

薛洋一回家被宋岚赶去洗了个澡,出来时极为自然地钻进了宋岚怀里。宋岚环住薛洋的腰后便没了什么动作。

 

 

两人在一起时的世界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太多吵闹。

 

 

薛洋心不在焉地盯着电视,忽然感觉脖颈处有温热吐息。

 

 

“今天怎么了?”

 

 

薛洋楞住了,他仿佛灵魂离体一般,好半晌才听见自个儿的声音问出那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宋岚。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宋岚闻言,手部用力将薛洋转了个身面对自己。

 

 

“我执念太深。”

 

 

薛洋呼吸一滞。

 

 

“深到喝了孟婆汤走过十王殿,转世轮回几生几世,我偏是忘不了你。”

 

 

 

 

 

尔后,他们分享了七夕的第一个吻。

——————————————————————————

我写完了耶!!!!

黑体字部分为引用,开头为苏轼的词,结尾为《清明记番外》的!安利!超好看!

没有文笔逻辑混乱,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一篇大概是一年后ni

我们鸽子为什么要过喜鹊的节日!


【潘白华×清明】小甜饼要什么标题!

*我死了,我爱清明,高举潘清大旗
*吃我安利吧求你们了
*潘清现代,番外今生设定,大概是清明第一人称


(1)
潘白华一把抱住了我,和以往的怀抱不同,他把我抱的紧,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克制不住身子轻轻颤抖。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在差点被他抱的喘不过气之前抗议的扭了扭身子。


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搂得也忒密不透风了,松了松力度,给我逮着瞬间从他怀里缩了出来。


在欣赏完潘白华瞬间的无措后,我挑了挑眉,抓过他还没来得及放下仍悬着的手,使劲咬了咬他手指。


“戒指都给你带上了我还会跑不成?”


潘白华愣了好一会儿,跟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吓得我以为他傻了,赶紧再咬了口他手指。


这个上辈子是丞相,这辈子也很了不起的男人终于再次笑了出来,眸中满是温润笑意。


我再次被他带入怀中,蹭到了个舒服的位置后我也不在意旁边是否有人——那么漂亮的手指,不咬白不咬。


(2)
我有时会没来由冷得发抖。


是个老毛病了,我也没不在意是不是上辈子烙下的病患。


可潘白华不这么想,脱这位少爷的福,我们办公室迎来了台空调。


哦豁,这下好了,又有不少女同志因潘少的钱力以及“体恤民情”沉沦了。


我蜷在自个儿座位上,刚想在暖气中眯一会儿——不是偷懒!就只是眯一会儿,我发誓!


就在我眯着眼睛快要睡着的时候,应该是潘白华向我走了过来——我听到老浦那慌张解释的声音了,怕是以为潘白华要治我上班偷懒。


接着我感受到潘白华的手指插入发间,一下一下顺着我的头发,舒服得我都想直接睡过去。不一会儿我就听见潘白华温和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声音好似无奈


“怎么多了个暖气就睡了?”


我发出了几声气音证明自个儿还有意识,接着不情不愿地挪了挪脑袋,对准他撑在桌面的另一只手咬了下去。


潘白华愣了几秒,轻轻捏了下我后颈,语气三分无奈七分宠溺,“又不是不让你睡。”


接着我就给他抱了起来,当时还迷迷糊糊只往他怀里蹭,没办法,谁让他怀抱这么温暖。


我睁不开眼皮,只感受到他亲了亲我的额头,就带着我去了某个有床的地方,再给我掖好了被子——我就光荣的睡到了下班。


(3)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绝对不会再做出眯一会儿的举动!


一个大男人被众目睽睽公主抱着,太羞耻了啊啊啊!!!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公司里女同事看我的表情都不对了,好好的姑娘一个个笑得那叫一个奸诈,总算让我明白今早起床怎得眼皮一直在跳。


一到午休这群姑娘跟个饿虎扑食一样唰地就凑到我面前,连个起身的时间都没给我


“哎清明,你和潘少是什么关系啊~”“这空调是不是亏你的福气啊”“我连潘少牵女生的手都没见过,昨天他直接把你公主抱起来了,公主抱哎那是!”……


……问得我头疼。


我在心底把潘白华骂了一遍,正当我考虑着怎么搪塞过去时,好巧不巧,手机响了,屏幕上潘白华三个字让姑娘们眼睛亮的能发光。


实在坳不过她们,我开了外放。


“清明?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又睡着了?”


我瞅着身旁捂着嘴的几个姑娘们,瞥了个白眼,努力让自个儿语气平淡。


“工,作,繁,忙!有事吗?潘少!”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我感觉如芒在背,不用回头就知道她们脸上是什么表情。潘白华没等我回答,语气像询问吃早饭了没一样平淡


“清明,戒指都带上了,什么时候去把证办了。”


我瞬间就大脑死机了,还是小姑娘们的尖叫声把我拉回现实。可怜的潘白华,为他的耳朵默哀一分钟。


(4)
那天还是潘白华把我从姑娘们中解救出来。他唇边带着温润笑意,手指摩挲了下我的戒指,丝毫不在意自个儿是不是动用了私权。


“清明,你这个月工作我给你做完了。过几天去荷兰?”


我撇了撇嘴,眼眶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我拽着他领带把他拉下来些,深呼吸几口后有点咬牙切齿地说道


“潘少,你这玩得是哪出啊!还这么多……”


然后这个混蛋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堵住了我的嘴,当然用得是他的嘴。


就在我愣在原地时,潘白华轻车熟路地揽过我的腰,凑到我耳边压低了声线


“清明,我的名字可不是潘少。”


好吧,算他赢了。我回拥住他,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闷闷地喊了声他的名字。


“……潘白华。”


(5)
我和潘白华把证扯了。


他带我去见他家长的时候我难得的紧张了起来,甚至险些拽着潘白华去订套正装。


潘白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把我拉进怀里,安抚性地拍了拍我的背。


“笨小孩,你紧张什么?”


我撅了撅嘴,刚想发作,潘白华的吻就落到了我的脸上,接着慢慢下移至唇瓣。


“喝了孟婆汤,走过十王殿,转世轮回几生几世。”


潘白华顿了顿,伸出手捧住我的脸。


“又何必管他世人说什么,别人心里想什么。”






“清明,只能是你,也只有你。”

【维赛】奶凶奶凶的

*也许ooc,慎点


(1)
赛科尔·路普。


新教被吹捧到云巅的刺客,睚眦必较,任性至极,若是得罪了他可就得小心了,没准他就从哪个地方冒出来捅你一刀。


所有人都认为赛科尔及其难相处,稍一不留神得罪了这位爷就瞅着他阴恻地露着犬牙朝你笑,仿佛恨不得下一秒咬断你的咽喉。


凶厉,目中无人,偏偏天赋异鼎,想必认识他的人都恨不得离这煞星远些免得惹上麻烦。



(2)
……个屁。


维鲁特·克洛诺,这位少爷终于舍得从书本中抬起头分给占着他床睡得死沉的某位刺客一个眼神。


赛科尔此时正好翻了个身,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克洛诺少爷的床上,嘴巴还吧唧吧唧似是咀嚼着什么,突然双腿一蹬怪叫一声后又蜷了身子,本就没好好穿着的衣服被他这样一折腾,露出了精瘦的腰杆。


维鲁特鸽血般的瞳眸暗了暗,尔后像是认命般叹了口气,站起身子走至床边给人盖好被子。


随后双臂一环,下颚微扬投过一个“看到了吗,这就是个单纯的傻子,传闻不可信”的眼神。



(3)
……然后维鲁特似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


他好像的确给赛科尔处理过许多一不小心把人腿打折了,揍到医院了,打得半身不遂了的烂摊子。


维鲁特·克洛诺生平第一次陷入迷茫。


到底是什么让他觉得赛科尔跟条小奶狗一样,惹急了也就只会“嗷呜呜呜”奶叫几声然后和你大眼瞪小眼的。


一如往常忽略了赛科尔其实比他大这个事实。



(4)
维鲁特神情复杂地看了眼占着他床睡得跟头猪似的赛科尔,片刻后似是放弃思考了这个无意义的问题,习惯性伸手顺了顺赛科尔已经快被自个儿臭得要死的睡相整得如鸡窝般的头发。


照理说身处军校的赛科尔睡眠应该极浅,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他起身,上个敢在他睡着时碰他的还在医院吊着手臂。


然而赛科尔并没有同往常一般惊觉,甚至还发出了些哼哼唧唧的声音,就像正享受马杀鸡的小奶猫一样。


甚至还偏过头蹭了蹭维鲁特的手心。



(5)
“赛科尔学长和维鲁特学长的感情好到让人认为他们是一对……”


来自某个不愿透入姓名的塔帕兹国立军事学院学妹。


此时,就在附近学院男神和学院祸害似是在拌嘴。赛·能动手解决绝不动口·科尔,在拌嘴方面从来没赢过维鲁特,这次也不例外。


赛科尔涨红着一张脸,龇牙咧嘴着发出些类似警告的气音——这要是搁别人没准就得先预定个棺材。


可维鲁特不愧是维鲁特,他红瞳一扫淡漠地盯着眼前炸毛的搭档,伸手摁住赛科尔的头一顿蹂躏,在对方马上要扑上来时捏住了赛科尔的后颈轻轻揉捏。


刚刚还张牙舞爪的赛科尔顿时乖了起来,抓过维鲁特空着的那只手扯了手套就拿好看的手指磨牙。


维鲁特也不恼,任赛科尔闹腾完后冷不丁嘲讽了句


“怎么跟条狗一样还咬人。”


赛科尔龇了龇牙,笑得没心没肺,仿佛之前和维鲁特拌嘴生闷气的不是他。狠狠一扑整个人挂在维鲁特身上,旁若无人张口就是咬上维鲁特的脖颈,声线上佻三分,


“堂堂克洛诺少爷和狗谈恋爱啊?”


……好的,关系好的就是在谈恋爱。


“卡拉卡拉——”仿佛听到了学院无数少女的心碎裂的声音。



(6)
维鲁特环住身旁的刺客,确认其已经睡着后撩开赛科尔额前碎发烙下一吻。


而怀中人手脚并用缠着他,拱到了个舒服的位置又蹭了蹭维鲁特的肩膀。




哪还有一身戾气,分明是一身奶味。

「宋薛」跨年

*现代pa,照例空间那几篇一样的设定,老夫老夫bu用了太太漫画的梗x
*宋薛,宋薛,宋薛。
*ooc战士,二设魔王,想看他们一起跨年。




(1)
“哎宋大傻不是地铁口吗你走哪去了?”


上午9点,薛洋买了杯乌龙玛奇朵满商场闲逛,假装自个儿在地铁口好心情地调戏自家恋人。



“什么?你在地铁口?别吧你这身高往那一处我会看不见?我们不会进了不同次元吧。”



薛洋坐在一点点里的位子上,翘着个二郎腿,笑嘻嘻地给几个偷拍他的女孩一个wink。



“别闹。你最近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宋岚皱了皱眉,假装随意地侧过身子,不让那几个拿出手机对着自个儿的姑娘拍着自己的脸。他退出聊天界面,看着自个儿手机上薛洋的定位,满脸冷漠。



好歹这次没自个儿逛到几公里以外。



爬着楼梯的宋岚安慰自己。





(2)
宋岚站在一点点店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小流氓敲着桌子开始他的表演。



“……宋岚,我这儿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我靠,不会真进了啥虫洞吧。”



薛洋说这话的时候还刻意加了些颤音,要不是那人就坐在自己正前方恐怕是真要给他骗过去。



“都说了别……”



“宋岚,你怎么不来救我?”



宋岚感觉自个儿心尖被揪了一把,他叹了口气,迈起长腿走到薛洋跟前。



“抬头。”



正想看宋岚反应的薛洋一抬头给吓得腿一蹬差点没从椅子上倒下去,还好宋岚眼疾手快长腿一迈给扶住。



“我敲,吓死老子了你走路咋没声的??”



宋岚想翻白眼,商场这么多人我走路有声你也分不清。



宋岚把人扶稳后弹了弹薛洋额头。



“来救你啊。”



然后随手没收了薛洋的乌龙玛奇朵。




(3)
“你要喝奶茶我回家后给你泡,别喝外面买的。”



薛洋挥舞着双手试图夺取那杯玛奇朵,嘴里振振有词。



“这是乌龙玛奇朵!!乌龙茶听说过没有!!!养生的!!!我敲里妈还给老子!!上面的奶油要化了!!!”



宋岚一手按着薛洋的脑袋不让他乱动,一手拿着那饮料灌了一口,微微蹙眉。



“太甜,小心胖。”



说着扔了那杯乌龙玛奇朵,仿佛旁边没有人一样轻轻捏了捏薛洋的小肚子。



“????你想打架?”



“不打,你输了还得我哄。”



“敲,最后一天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宋岚的唇角微微扬起,揉了把薛洋的头发,弯下腰在薛洋耳边吹了口气,他说



“我爱你。”



薛洋觉得宋岚给夺舍了,并且拒绝承认耳根都发烫这个事实。



(4)
现在是23点一刻。



薛洋吐出口白雾慵懒地往宋岚身上一靠,拇指勾了勾宋岚的手,抬眸瞅见宋岚捂着刚买的咖啡。热咖啡散发出的雾气模糊了宋岚棱角分明的脸庞,让他整个人都看起来柔和了些,薛洋舔了舔唇,凑上去亲吻宋岚的唇角。



“咖啡太苦,我给你中和一下。”



宋岚表面上还是那幅扑克脸,天知道他多受用薛洋的投怀送抱。





(5)
快到了。


宋岚低头看了看自个儿的手表,正打算拍拍浅睡的薛洋,一偏头就看到薛洋盯着自己似是在犹豫些什么。



“若是想说些什么,就别推到来年。”



薛洋直接倒在宋岚膝上,伸手触碰宋岚的唇瓣。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事。”



“……那日我与含光君,不,他单方面殴打我吧可以说。我最后说着'宋岚,帮我…'也不知是不是脑子抽了。”



薛洋抬手遮住自个儿的眼睛,深吸了口气。



“然后我看到你站在一旁,大底是恢复了神智。”



“你没来救我。”



薛洋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发抖,宋岚沉默,他试探性移开薛洋遮住自个儿脸的手。薛洋眼眶微微泛红,倒是还给宋岚一个笑容,宋岚扶着薛洋的背,将他抱紧。谁都没说话。



“……宋岚?”



“何事?”



“没事,烦你让你不得清静。宋岚。”



“嗯。我在。”



宋岚松开了对薛洋的禁锢,他吻上了薛洋的眉心。



跨年的钟声敲响。



漫天绚烂烟花下,宋岚吻上了薛洋的唇。



分离之时,宋岚抚上薛洋的脸颊。



“我会救你。我一直在。”

「宋薛」你们体会不到深夜在医院挂水挂到天亮的滋味(2)

*现代pa,就个人经历改编。大概和空间里那篇药石无医设定一样。
*恋人设定,ooc战士,二设魔王,想看宋总男友力爆发。
*想不到吧我竟然填了坑,上一篇http://yusa520.lofter.com/post/1d1339c3_11b4587a
*宋薛,宋薛,宋薛




(4)
等一顿体检折腾完后再挂上水就是将近凌晨的事儿了。



薛洋虚晃着脚步正准备去输液室还没迈开几步就给宋岚抱起,悬空感让薛洋极为不安的揪着宋岚的衣领,用着他认为凶恶的语调狠狠骂道。



“卧槽尼玛宋岚放老子下来!不然老子……”



“你走反了,那边是住院部。”



薛洋吃瘪。




(5)
薛洋被脱下裤子的时候是一脸懵逼的,薛洋看到护士手里的针的时候是拒绝的,薛洋瞅见宋岚憋笑的表情时内心是“宋岚,敲里妈听见没?敲你妈!”



“啥玩意儿,挂水我只听说在脚上手上和小屁孩脑壳儿上……”



“这是止吐针。”



旁边的护士姐姐好心补充,旁边宋小宝选择性把头扭过去发出极小声的一声“噗。”



薛洋翻了个白眼,冲着护士姐姐露出两颗小虎牙,强打起精神来用着往常欢快的语调,企图萌混过关。



“哎这位姐姐,你看我也好的差不多了,要不就免了……”



话还没说完,薛洋就被搂入熟悉的怀中。宋岚用衣袖遮住薛洋的眼睛,眼神示意,你打,别听他胡说八道。



然后理所当然的在打完针之后替薛洋按住伤口止血(。)




(6)
人一旦生病就会变得嗜睡。



本来天天晚上浪到第二天凌晨的薛洋,在挂上第二瓶点滴时堪堪睡了过去。



至于为什么不是立刻睡去,大医院除了给直接推上来的人有床位外,其他只有座位,偏偏人还多,楼上的灯照得薛洋晃眼,这椅子又不能放倒下去。薛洋调整了无数姿势最后在自己心中比了个中指,干巴巴得睁着眼睛准备数着一瓶点滴能滴几下。



然后薛洋就被搂过肩膀靠在一人身上。宋岚瞅见了薛洋在椅子上七扭八歪,满脸写着问候某人祖宗八代的表情就能猜个大概。他接着用手挡在薛洋眼前,企图帮他遮挡些灯光。



“你睡会儿,我看着。等人少了我去给你把灯关掉几盏。”



呸,这个姿势难受死了谁睡得着。



这么想着的薛洋几分钟后就睡了过去。




(7)
睡着的薛洋和醒着的完全不一样,他会下意识将自己稍微蜷起些,这次他眉头微蹙,无意识的抖了好几下手。



宋岚知道薛洋睡得并不安稳,他用空出的一只手抚平薛洋的眉,熟练的就好像做了很多次一样。宋岚愣了愣,而后将自个儿的外套披在薛洋身上,虽说以前,甚至上辈子,薛洋睡着的时候宋岚都是醒的,但这么近距离观察还是头一次。



宋岚虔诚般吻了吻薛洋的唇。



少年稚气未脱的脸颊平时都带着几分痞气,这般纯真的表情可以说是稀少。宋岚盯着薛洋看了好一会儿才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点滴上来。




四周寂静无比。



说起来,好像明天是他生日?



宋岚扫了眼四周,呵,真是吉利的生日。





(8)
宋岚睁眼到天亮。



他动了动给薛洋枕着已经发麻了的手臂,没想到直接给这小祖宗吵醒了。



薛洋没挂点滴的手揉了把眼睛,还没清醒就再给宋岚搂住。



“昨天事发突然导致今天没准备,薛洋,生日快乐。”



薛洋瞅了眼点滴,瞥了眼刚亮的天,看了眼输液室。



嗯,真他娘的快乐。



“我敲,这真是我最快乐的生日了。”



宋岚给薛洋逗乐出声。



接着他扣住薛洋的后颈,从眉心细碎地吻到薛洋的唇。



“生日快乐。”



薛洋在宋岚的亲吻落到他嘴唇时,微扬起颈部懒洋洋的回应着,等结束后宋岚试探性开口。



“再睡会儿?挂好了我叫你。”



薛洋摇了摇头,用盖在自个儿身上的外套勉强将两人盖住。



“睡够了,陪你数点滴。”





(番外)
洋洋的生日
薛洋:宋岚,这个我……
宋岚:不准。
薛洋:宋岚,那那个……
宋岚:你现在只能吃白粥,青菜。
薛洋:……你484想打架?????

宋岚:养胃。你还想打止吐针?

薛洋:……

宋岚:少吃点。你饿不死,你会吃死。
薛洋:……哈卖批!

「宋薛」你们体会不到深夜在医院挂水到天亮的滋味

*现代pa,就个人经历改编,学校病毒还不知食物有问题。在医院里呆到大半夜的我的怨念.jpg。大概和空间里那篇药石无医设定一样。
*取名废的题目,别吐槽x,没写完,会不会写下去是个问题
*恋人设定,ooc战士,二设魔王,想看宋总男友力爆发。
*宋薛,宋薛,宋薛



(1)
今天宋岚执勤,也得亏今天宋岚执勤。



当魏无羡和金光瑶架着薛洋撞开宋岚办公室的门时,宋岚象征性分了他们一个眼神。



然后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宋岚在学校以面无表情扑克脸出名,长得帅可人家根本不屑于做任何表情。可现在焦躁这两字就写他脸上了,就差没吼出来揪着好心把薛洋架过来的两人的领子问了。



“宋老师,他……”



还没等金光瑶开口解释,宋岚就把薛洋带到自个怀里,刚想问个究竟那小流氓便单手搂住宋岚脖颈,也不管旁边有人看着,语气委屈地将宋岚的手带到自个儿胃的地方。



“宋岚……疼……”



魏无羡,金光瑶:呵呵。






(2)
等宋岚火急火燎的请了个假带薛洋去医院时已经将近九点半了,宋岚替薛洋打开车门后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下意识抹平薛洋蹙起的眉,二指并在一起替他揉了揉眉心。




“可以走吗?”



薛洋裹着宋岚的大衣,双手捂着胃张牙舞爪了好一会儿才下来,他废力地朝宋岚咧了咧嘴。



“你薛大爷还没弱到这程度。”



然后就被宋岚弹了下额头。



薛洋吃痛地哼了一声,刚想发作又给胃疼地蹲了下去。如果他不蹲着,没准他能了解宋岚得有多在乎他。



宋岚将薛洋横抱起。



“别笑了。”



薛洋废力地睁眼看向宋岚,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的情愫满满都写着心疼。薛洋发出几声小猫呜咽的声音。



“宋岚…我真的疼……”



谁叫你弹我额头的,薛三岁心想。我可得让你难过一番。







(3)
宋岚握着化验单,身旁靠着难得安静的薛洋。



听金光瑶说,薛洋在宿舍吐了三次,实在撑不下去才来找他。刚刚抽血之前又吐了一次,这次吐的不是未消化的食物,他直接冲厕所里吐了小些黄水。整个人看上去就是颓,没有一点精气神。



宋岚忍住了让宿管下次查房多查查薛洋寝室,看这群小崽子晚上点了啥东西能直接给人吃成食物中毒。



化验单上的白细胞严重超标。



“我以后……”



宋岚俯下身听薛洋说。



“再也不和那两个龟孙做吃黑暗料理的大冒险了……”



你咋不给毒死了再拉过来找我。



宋岚的拳头握的嘎嘣响。



“接下来一周只能吃粥。”



“我操你妈宋岚…你杀了我算了……”





TBC—————————————————————

宋薛,药石无医番外2

https://m.weibo.cn/5992497956/4160628954357369


戳链接吧,开车车注意⚠️,车技贼烂,婴儿车水平,慎重。


药石无医连着番外1和正文其实是一整篇,因为我懒,且有些小天使可能喜欢虐(…


手机党我会把链接放评论里

宋薛,药石无医番外,连着正文使用更加X

翻了两次车内心绝望,在第三页,看不清的话戳链接https://m.weibo.cn/5992497956/4160333306565183

评论里我也发了链接